2015年医改,卫计委、发改委做什么?

时间:2015-01-07

2015年到来,中国的医改也走过了数年历程。不过,“目前以药补医的机制还没有完全破除,特别是大多数城市医院还没有全面进行改革,所以群众对看病贵问题的切身感受是解决得不够明显,特别是个人患了大病以后负担是比较重”.

近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在接受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质询时坦承了上述问题。对此,她表示,2015年,县级公立医院改革将全面推开。同时,还将大幅提高城乡居民医保的筹资水平,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在2015年也将全面铺开,使患大病的实际报销比例在基本医保报销后再提高1015个百分点,个人负担降到30%以下,解决“大病致贫、大病返贫”问题。

多重机制控费

2014年年底,窝案频发的国家发改委,企图革自己的命,大刀阔斧推动药价改革。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面对质询时表示,医保既要保基本,又要使医保受益人自付的比重降下来,现在总体思路就是从加强医保管理、药品管理和医疗卫生管理三个方面来推进。

其中,医保控费关键是探索创新药品谈判机制。徐绍史表示,现在有一些重症患者,临床必须用一些价格比较高的新药。一些地方探索开展谈判,把部分肿瘤的靶向药,罕见病、孤儿病必须用的一些药的价格降下来,将其纳入医保支付范围,来保证这些重症患者的治疗,也有利于降低费用。

对于解决降低药品价格虚高的问题,卫计委主任李斌则表示,推进药品采购机制的改革,规范药品集中采购,探索建立创新药品的谈判机制。推进医疗器械和药品的研发创新,“现在在这方面还有差距,很多进口医疗设备和药品较贵”,要加快创新应用,降低群众的医疗费用负担。

对于药品管理,徐绍史称,主要是完善药品招标制度。包括卫计委在内的各部门做了工作,集中解决招什么、怎么招、怎么配送、如何监管的问题。首先是改进采购办法,对多家生产、竞争充分的药品实行网上采购,对专利药、独家生产的药品、竞争不充分的药品,采取多方谈判的机制来采购。对一些临床必须用但量很小,一产就多、不产就死的药品,就招定点企业,由定点企业来生产。这项制度在不断探索中。

其次是改进药品供应机制,减少中间流通环节,降低流通环节费用。此外,探索把药品采购纳入全国统一的资源交换平台上去,公开透明,实行不良记录,查处违法违规。还要提高药品采购的透明度。徐绍史称,目前,公立医院改革没有完全推开,所以分两块,推开的这一块允许市级医院二次招标,没推开的尽量推开,实行统一招标。

第三则是完善基本药物目录管理。基药目录在逐步扩大,现在的基药目录大概520多种,对于常见病、多发病,重大公共卫生服务项目,重大疾病的防治,重大新药的创制,遴选三个部分,化学药品、生物制品、中成药,包括中药的饮片。现在520种基本药品目录每三年调整一次,以保证需要,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患者自付比重。

医保成绩单

近十余年来,中国各级政府投入不菲,建立起庞大的全民医保体系。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近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面前提交了一份成绩单,她表示,2014年,各级政府在补助城乡居民参保的投入达到3200多亿元,现在城乡居民参保大体10亿人,人均政府补助达到了320元。中国的医保制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一张保障网,覆盖率一直保持在95%以上。

据李斌介绍,2009年以来,全民医保体系基本形成以后,住院费用实际报销比例在逐年提高,职工医保报销比例从2009年的70%提高到73%,城镇居民医保从48%提高到57%,新农合由41%提高到57%.最高的支付限额也在提高,职工医保和城居保最高支付限额都达到了当地职工平均工资和居民可支配收入的6倍以上。新农合达到了农民年人均纯收入8倍以上。卫生总费用中,自付比例从200840.4%,降至201333.9%.

同时,和2010年相比,2014年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机构就诊人次分别提高了17.7%49.6%.但社区就诊患者人均医疗费用4年仅提高了4%,负担还是在下降。通过改革,农村居民应住院而未住院的比例比十年前下降了近50%.患者应治疗而不进行任何治疗的比例从改革前的14.3%下降到了2.5%,“小病拖、大病扛”的现象基本得到缓解。

医改任务仍艰巨

问题也不容忽视。李斌称,“实事求是地讲,中国医疗卫生总体保障水平还不高。尽管医疗费用个人自付比重呈逐步下降趋势,但大病负担还比较重”.比如,人均筹资水平还不够高,城镇居民医保筹资水平年人均450元左右,新农合筹资水平年人均410元左右,保障水平与满足民众需求的差距较大。2013年,中国卫生总费用是3.17万亿元人民币,人均费用2300元左右,排在世界第100位左右,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是5.57%,排在世界第120位左右。

李斌称,目前以药补医的机制还未完全破除,特别是大多数城市公立医院还没有全面改革,所以群众对看病贵问题的切身感受是解决得还不够明显,特别是个人患了大病以后负担较重,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此问题。

下一步,李斌表示,一是要着力提高医疗保障水平,2015年继续提高城乡居民医保的筹资水平,而且提高幅度还比较大。政府要加大对城乡居民参保的投入力度,同时也提高个人缴费水平。通过保障能力的提高,降低群众自付比例。同时,加快推进支付方式改革,强化医保对规范医疗服务的监督作用。

二是全面推开城乡居民大病保险,着力解决好群众得大病以后负担重的问题,在前期试点的基础上,2015年全国全面铺开,使群众患大病的实际报销比例在基本医保报销之后再提高1015个百分点,个人负担降到30%以下,有效地解决大病致贫、大病返贫的问题。同时,做好大病保险、医疗救助、商业保险、慈善救助等保障制度之间的衔接,特别是对贫困人口发挥兜底、救急、救助的作用。

三是加快推进医改,特别是公立医院改革,进一步破除以药补医的机制,建立维护公益性、调动积极性,保障可持续的新机制。2015年在所有的县级医院全面推开改革。现在看,凡是改革的地方,药占比是明显下降的,覆盖了一半的县,明年在2000个县全面推开改革,同时扩大城市公立医院改革的试点范围。

四是加强对医疗机构的监督管理,特别要推进临床路径和诊疗的规范管理,对高额的医疗费、贵重的药品和高值耗材实行监控,监测并控制医疗费用增长情况,加快推进信息化建设,利用信息技术对不合理的医疗费用进行监控。先期改革的医院已经采取了这种办法,对控制大药单、控制大检查还是有效的,同时也要打击欺诈骗保的行为。

此外,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在此次会议上做总结时还直指中国医疗资源配置的弊病,他称,医疗体制改革的任务比养老体制改革的任务还复杂。现在大家只盯着医疗费用、诊疗费用过高,但实际上还有一个隐性负担。比如,每年到北京看病的人超过数千万人次。一个人到北京看病,不仅要花门诊费、医疗费、要坐火车,家里来人还要吃住,大医院周围宾馆住宿费用还相当贵,这是很大一块负担。“如何使病人就地、就近解决看病需求,涉及到医疗资源配置问题,说明我国的医疗体制改革任务非常艰巨。”